未来共享经济的主战场:从资本竞赛到创新竞赛

李四海 傅瑜佳 | 文    2018-07-10 10:03:03

摩拜单车收购案不是共享单车的终点,而是整个行业开启下一轮竞争的起点,对于共享经济的未来发展我们需要更多的思考。未来共享经济的主战场应从资本竞赛转向创新竞赛,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共享时代。

李四海: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学院副教授财政部会计(学术)领军人才、文澜青年学者

傅瑜佳: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学院硕士研究生

2018年4月3日,摩拜召开股东会议表决通过美团收购案,共享单车迎来新的变局,共享经济又引起社会热议。此前,共享单车企业都是走独立发展道路,美团收购摩拜后,摩拜将加入美团生态,解决用户到商家的短距离用车需求,同时摩拜单车带来的流量、信用信息将服务于美团的其他生活服务。共享单车不再局限于出行,而是互联网吃喝玩乐的一环,更多需求结合起来,形成全面协同。这或许可以解决共享单车无法自我造血的问题,让共享单车真正创造商业价值。

摩拜单车收购案不是共享单车的终点,而是整个行业开启下一轮竞争的起点。对于共享经济的未来发展我们需要更多的思考:共享经济何以成功?共享经济未来如何发展?其主战场在哪?

共享经济何以成功

共享经济强调资源占有而非拥有、不使用即浪费。从国内外共享经济发展轨迹来看,共享经济走向成功的商业发展需要具备一些基本要素:

成功要素1:共享物品使用权是消费者的潜在基本需求

共享经济改变的是人们的消费方式,其满足的需求是一样的,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目前很多共享经济领域是围绕人们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并且目前较成功的共享企业都是在这些领域。

共享经济的需求与商品买卖的需求的不同点在于,对一个物品的使用需求在某一时段内是暂时的,消费者只需对其使用时间付费,从而降低使用成本。当然,消费者使用共享物品有时并不完全出于降低成本的考虑,所以共享物品往往还需满足消费者潜在的便利和差异化的消费需求,比如共享单车,可以随时用随时停;民宿短租除了便宜外,也使住惯了千篇一律的酒店的人可以直观体验当地生活,体验“人情味”。所以,共享物品使用权需要满足人民对质量生活的要求。

成功要素2:共享物品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明确且相对独立

共享经济的重要特征是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共享模式的核心就是出让物品使用权,所以共享物品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必须明确且相对独立。有些商品本身的性质就不适宜共享,像服务这样的产品,它的使用权不明确,而像纸巾一类的低值易耗品,其所有权和使用权密不可分,市场上所谓的共享纸巾本质上是纸巾买卖。

成功要素3:互联网与业务高度切合,而不仅仅是改变业务流程

如果平台仅仅是用来达成交易、完成第三方支付,而没有利用大数据、定位系统等其他技术,那么它只是改变了传统行业的业务流程。比如,P2P中的复合中介模式,平台评估贷款人的资质,甚至是线下与贷款人面对面交流,而放在平台的公众资金由平台统一管理,并且由平台借给贷款人,这本质上就是将银行的传统借贷操作搬到了网上。

如果互联网与业务不切合,该共享可能演变为“传统业务+互联网”,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是传统业务用来降低业务成本、提高效率的方法,没有互联网,该业务也能进行。而共享经济应该是有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共享模式,该模式是可复制的,可以将适合的传统行业或新行业放入该模式中,是“互联网+业务”。

共享经济模式为何

共享经济的两种模式

目前市场上的共享经济模式可以细分为B2C和C2C两种,这两种模式相似又有所不同。

B2C和C2C两种模式的发展本质与路径是相似的。发展本质是交换物品使用权。发展路径都是通过商业营销方法,开辟新用户,占领市场,使得平台拥有巨大的流量,从而供应方可以在平台上找到持续需求,需求方也可以在平台更快更好地满足需求。在此过程中,网络效应不断扩大,平台成本降低,用户增加带来收入增加,从而实现盈利。

这两种模式又有着很大的不同,差异的根源是物品所有权拥有者的性质不同。

B2C模式下,共享物品是共享平台投入市场的新资源,平台不需要对资源供应方评估和管理,交易只涉及平台与用户两方,双方利用互联网完成信息交互和交易,平台赚取使用费,同时平台要负担平台运行成本和共享物品的投入、维护成本。典型的B2C模式有ofo、街电等。

C2C模式下,共享物品由其他个人提供,是社会的闲置资源,共享企业提供平台,完成供需信息匹配,平台需要对供需方进行评估,建立双方信任关系,从而促进交易达成,降低交易成本,平台只需负担运行成本。

由于这些不同点,这两种模式在选择共享物品时有明显的偏好。在B2C模式下,平台向市场投入数量很大的共享物品,使用户可以更方便地消费,从而这个平台会比其他竞争对手更有吸引力。因此,这种模式共享企业往往偏向价值低的物品,使初期成本较低,又能达到迅速普及的效果。但是,一些价值高的物品在这种模式下也可以被用来共享,比如共享汽车、共享办公桌,这些“大物件”的共享不仅需要大量资本投入,而且对平台的资产管理、维护水平有更高要求。而C2C模式下,共享物品一般价值较高,所有权持有成本高,所以拥有所有权的个人更有意向出让使用权降低成本、获得收益。此外,交易的达成不仅涉及到产品需求方、共享平台,一般还需要供给方的参与,低价值的物品本身带来的收益不高,供给方却需要花时间去完成交易,对供给方来说,这花费的时间是不划算的,因此共享的意愿低。

共享经济是挂羊头卖狗肉吗

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对其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大。很多学者认为,中国目前的共享经济是伪共享,是挂了共享的互联网羊头,卖了传统经济视角下的狗肉,是套了互联网和大数据外衣的传统经济业务。当然也有学者认为共享经济是互联网下的颠覆性经济模式,可以从供给侧优化资源使用权,从而将给社会带来广泛深刻的正效应。

那么B2C是共享经济吗?共享经济是整合线下的物品或服务者,以较低的价格提供商品或服务,同时让闲置的商品和时间创造收益,在这种理论观点下,现在的大部分共享平台(平台拥有物品所有权)就只是利用互联网技术的传统行业公司,没有体现共享经济本质特点——充分利用闲置资源,相反平台投入大量新资源,并且由于管理等方面的问题,形成一个“加速贬值市场”。也有观点认为共享经济借助网络等第三方平台,实现生产要素的社会化,通过提高存量资产的使用效率为需求方创造价值,促进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基于这种共享经济理论,共享经济强调的是提高物品的使用效率,而不一定是闲置资源,物品所有权也不一定属于个人,可以由企业来提供。

前一种共享经济理念是最理想的共享经济模式,但是在实际中存在诸多问题。首先,交易双方信任程度低。在C2C的模式下,虽然有平台对提供方和需求方进行监管,但是监管成本高、效果差,供需双方往往信息不对称。在社会信用体系尚未完善的情况下,这种模式提供的商品可能良莠不齐,交易成本高。其次,供应不足。完全由C端提供商品往往不能完全满足需求,如顺风车车主自身就有出行方案,有人搭乘使得搁置的空座得到有效运用,但是顺风车的空座位满足不了需求,供应不足将导致共享经济规模扩张缓慢,用户体验也不好。第三,无法提供标准化的产品。由C端提供的商品没有统一的标准,无人监管其卫生、安全、质量等,消费者往往只能通过平台上简单的介绍获得信息。信息的不对称使商品质量不能得到保证,消费者权益无法有效维护。共享企业也越来越重视这个问题:民宿短租Airbnb要求在其平台上的租户按一定的要求装修,提高标准化;木鸟短租推出了四木房源,成为国内民宿标准制定的“第一人”。C2C模式的企业虽然努力提高其平台产品的标准化,但是标准化程度远不及B2C模式,并且对是否达到标准进行监管的难度也很大。第四,网络效应不明显。网络效应指的是随着用户规模的扩大,产品价值得到自然提升,由B端提供的标准化产品理论上会比C2C更容易产生网络效应,随着产品投放规模越大,成本越低,网络效应也越强。第五,在C2C模式下,流动资产管理困难。共享经济应该是便利的,所以往往是随时随地消费,流动共享物品也许会不知道在哪里被消费了。而且资产受到损坏(流动资产更易贬值)就会面临由谁承担的问题。第六,C端往往会不放心将资产交由其他人管理,这样交易就离不开人,比如民宿短租,需要房东管理,顺风车需要C端自己开车。而B2C可以实现有需求的人直接到资源,不需要通过中间一个人,加速交易,降低整个社会的成本。而且一些价值较低的资产的单笔收益往往较低,拥有所有权的人获得收益可能还不足以抵其管理成本。

C2C模式有着天然缺陷,在理想的共享经济较难实现的情况下,B2C模式的引进克服了C2C模式下的缺陷,并且扩大了可共享的范围。另外,两种模式虽然有些差异,但是从同一种理念发展而来的,本质都是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符合共享经济的本质。

共享经济的未来在哪

资本竞赛有意义吗

1765年英国哈格里夫斯发明珍妮纺纱机,标志着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开始,19世纪下半叶,人类开始进入电气时代,电力、钢铁、化工等重工业兴起。经过两次工业革命,机械代替了人力,社会生产力迅速提高,人类社会由此积累了一定的资本,这对第三次工业革命——信息时代产生了重要影响,即加速了革命的进程。最明显的就是20世纪末的高科技泡沫。以通信行业来说,当时的电信产业完全是靠投资发展起来的。每家公司都认为,只要自己在竞争对手之前铺设光缆,铺更多的光缆,那么市场份额将超过竞争对手,从而获得市场主导地位。他们在地下埋了太多的光缆,远远大于需求,使自己陷入残酷的价格战中,最终公司破产,泡沫也随之破灭。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泡沫使资本涌入科技产业,大大加快了创新。并且在通信公司破产后,银行会将接管的光线电缆低价转让,使得用户可以用更低的成本传送更多的数据,推动了信息的传输,为国内企业之间合作和全球范围外包铺平道路。所以,虽然泡沫从经济意义上讲是不利的,投资者可能会亏损,但是它也会来带意想不到的积极效果,加快行业洗牌,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进程。

经过三次工业革命,人类发展进入了空前繁荣阶段,技术的提高和全球高度分工使得人类社会的“蛋糕”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多的积累资本在寻找下一个风口。无论是前几年的智能手机市场,还是最近的大数据、人工智能,都备受资本青睐。资本竞赛使行业的竞争更加剧烈,玩家更快地被洗牌出局,创业者面对的主要问题不再只是产品竞争、营销竞争,他们不得不积极寻找融资渠道。资本实力已经是现在新兴产业在创业初期的最重要的核心实力之一,也是初创企业要生存下来必经的竞争。

工业时代,企业以恶意低价竞争来占领市场,比的是谁的资金更雄厚,扩大生产,获得规模效应以此来降低成本,获得竞争优势。观察我国共享经济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发现,资本是这一轮共享经济爆棚发展的推手。企业能融到更多的资金,就能通过持续的补贴引流占领市场,如果资本后续无力,资金链断裂,该企业就会被竞争者收购或者退出竞争。这种共享经济的扩张模式是工业初期恶意低价竞争的“升级版”,是最原始的资本战。

资本竞赛带来的投资者损失、社会资源浪费、城市矛盾凸显,引起各界人士讨论,自然将矛头指向了最抢眼、又与日常生活相关、易于大众理解的共享经济。但是,共享经济确实改变了消费方式和商业模式,是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集中运用,已然成为中国对外的一张名片。如果没有资本竞赛,共享经济不可能在短短三四年时间内发展得如此壮大,且对推动社会信用体系起到积极影响。

资本竞赛可持续吗

工业商品如果恶意低价竞争必然造成生产过剩、产品质量不能保证等问题,并且没有多余资金和精力开发新产品、进行企业内部改革。后来,一些制造企业认识到要通过提高经营管理水平、提供差异化产品服务来提高企业的持续竞争力,而这些竞争力也是竞争对手较难模仿的。

共享经济目前也面临着竞争模式的慢慢改变,因为只是增强资本实力,无法解决共享企业发展的根本问题。

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一是无法解决共享物品与城市更好相融的问题。共享经济在一定程度上有公共商品的性质,因此它往往在公开场所,比如大量的共享单车停在马路边上,而城市规划没有跟上,造成道路拥堵,影响市容的问题。

二是资本竞赛使得管理者忽视自身管理问题,没有形成甚至不清楚自身的盈利模式。目前的市值几十亿美元的共享企业三四年前还是个只有几个人的初创小企业,企业规模在成倍增长,而寻找融资,公司的管理结构、内部控制也许跟不上企业的发展速度,这在将来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三是这种粗犷型的发展模式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对企业和投资者来说,资本也是有限的。资源的浪费来源于两个方面,首先所有企业都只关注向市场投入而没有考虑需求,供给大于需求,自然造成浪费,其次是共享模式带来的加速折旧。比如一些民宿短租出现“毁房”事件,将房间弄得一片狼藉。而在B2C模式下,加速折旧问题更是突显,比如把共享单车丢进河里,拆掉车座、踏板,成堆单车成为废铜烂铁,共享汽车的行车记录仪经常被拿走,弄脏车内环境,而以现有技术很难追究到责任人。

创新竞赛:未来共享经济的主战场

共享模式本来是一种模式创新,但是随着这种模式的扎堆,也就显得平庸了。共享企业未来要用创新来摆脱补贴引流的老手法,寻求与城市和谐发展,更好发挥互联网提高效率的作用,利用新技术创造全新的用户体验,以此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共享时代。

共享企业需要技术创新。增强大数据和算法的准确性来提升产品精准投入;对产品进行升级,保障产品安全,提升用户体验;利用新技术降低成本,提升管理水平。

共享企业需要管理创新。共享经济让小企业、个人可以做大business,大企业做无数小business,它将高度分散的产品集中创造出最大的价值,如何把握对各分散部分的控制是共享企业面临的问题。传统垂直管理模式下,公司面对的是如何处理好雇佣关系。而共享经济尤其是B2C模式下,组织不再有鲜明的上下级关系,组织的约束作用减弱,个体与组织之间是一种高度水平化的管理模式,个体与组织共生,领导者要激发个体的内在价值,使每个个体都成为一台“发电机”。

共享企业需要共享模式的创新。共享经济已经涉足了很多行业,然而它们在一些行业中的效果不明显,在一些行业中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对共享模式因业制宜,或许是很多共享企业未来的创新点。比如,汽车行业,虽然共享企业的领先者滴滴已经做得风生水起,但滴滴中有不少是专职司机,对闲置资源的利用并不明显,而B2B模式的共享汽车在城市屡屡碰壁,困难重重,普及程度低。在大多数城市里,马路上、小区里、地下停车库……整个城市到处停放着车,不仅仅是车的浪费还是城市土地资源的浪费,共享经济可以让私家车都在路上跑起来,但是需要改进目前的共享模式。再比如房地产租赁行业,小猪短租、啄木鸟短租等共享企业已经形成一定规模,但是在整个房地产租赁行业中占比并不大,随着租购同权时代的到来,共享企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除此之外,还有家电行业、服装行业、体育业、饮食行业等等。

以移动互联网、云技术、大数据、新能源、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对政治、经济、社会都有着颠覆性的影响,它已经在我们生活中无孔不入并占重要地位。截至2017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72亿,是世界上网民规模最大的国家,互联网普及率也达到55.8%,同时中国拥有592家人工智能企业,占全球总数的23.3%,超级计算机、量子通信、区块链等技术也得到快速发展。中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澎湃浪潮中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而共享经济是这些技术与新消费理念共同作用下的产物。无论是滴滴收购Uber这种共享领域内企业并购,还是美团收购摩拜这种将共享企业纳入生态圈的战略组合,共享经济都是在探索构筑自身核心竞争力、实现商业价值最大化的路径。目前共享经济仍处于不盈利甚至亏损的状态,还需定位其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网约车、共享单车是共享经济中较成熟的领域,他们对共享模式的探索对所有领域都有所启示。未来共享经济是否与其他互联网产业形成战略组合,以何种形式、多大程度互联互通,依然需要创新的技术、模式和理念。可以确定的是,汇集多项第四次工业革命技术的共享经济在我国这样的技术、商业环境中必然获得更大的发展,其网络效应在中国这个人口大国定能获得充分发挥,共享经济在未来一定能实现共享共赢。

本文责任编辑:刘永选liuyx6@sem.tsinghua.edu.cn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未来共享经济的主战场:从资本竞赛到创新竞赛